北京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北京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官方网站

一岁的女孩见男人就恐惧,下狠手的竟然是亲爹

2021-11-07 17:37分类:国奶养育 阅读:

 

一岁多的女孩见男人就恐惧,下狠手的竟然是亲爹
 
 
 
2021年10月26日,北京联慈基金会副理事长清幽和鲜红梅等几名当地志愿者,带着奶粉、玩具,来到了成都龙泉驿某小区一位住户家中。他们要对宝宝进行走访。
 
四川省婴幼儿养育关爱行动项目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北京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联合发起的慈善公益项目,是为了帮助婴幼家庭降低养育成本和提供养育指导。由于是公益慈善项目,为了不至于爱心资源浪费,也是为了更精准地帮助到家庭,所以对帮扶家庭一般要进行走访。
 
女主人王女士很热情,她是一位残疾宝妈,与前夫已经离婚,带着1岁多的女儿乐乐独自生活。由于没有工作能力,没有收入,又要带孩子,生活得特别艰难,甚至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较差。
 
我们一位男志愿者拿出带来的玩具要送给她。乐乐却惊恐地往后躲。志愿者自我解嘲地说,宝宝还怕生人呢。清幽看到这里便伸手去抱宝宝,宝宝却一下钻到清幽怀里,惊恐地瞪着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人。
 
王女士地说,宝宝对成年男性都很恐惧。志愿者忙问为什么?王女士讲起了这个故事
 
王女士自小生活在一个贫困农村家庭,且父亲脾气暴躁。6岁的时候,自己玩耍时摔坏了腿,肿得厉害,疼得厉害。但她不敢告诉父亲,强忍了几天,结果越来越疼,肿得越来越大。没办法告诉了妈妈,自然是被父亲给骂了一顿,然后妈妈和父亲赶紧送去了医院。然而,又由于医生的操作失误,那只脚就彻底无法康复了,而且直接影响到了身体发育,从此她的身高也就停止在当年的身高,几乎没再长高过。
 
医生当时借口取走了当时所有的医疗资料,她的妈妈后来怀疑是医生操作失误时,已经无法再挽回,无法索赔了。
 
就这样,她成了残疾姑娘,再由于家庭贫困,上学也无人照料,所以读到小学三年级,便辍学了。至少在家里,相对要安全得多。再丑的小鸭也要慢慢长大,王女士回忆自己那段经历,是灰色的,无光的。她对生活已经没有了信心,觉得自己是父母的拖累。
 
但后来,残联给她提供了帮助,给她培训技能,还帮她找到了工作。虽然工作单枯燥,收入也低,但这使得她感觉自己能劳动了,人生有意义了,生活一下明亮起来。她还经常参加残联组织的文化、聚会活动,还参加一些公益活动,为公益活动捐款,做志愿者。
 
转眼王女士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残联组织的相亲会上,他被一个相貌普通但很谈得来的张某所吸引。而这位张某也同样喜欢这个矮个子姑娘,张某也是残疾,是轻微脑瘫,但行动方面要比王女士好得多,至少相信他能照顾好王女士。
 
王女士觉得自己不但是个和普通人一样的人,而且还能获得爱情,获得幸福。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感觉自己也到了人生巅峰。
 
在亲友的见证下,两人举行了婚礼。穿上婚纱的王女士知道自己早已经不是丑小鸭,而是一只美丽的白天鹅,时而在湖边嬉戏,时而展翅沐浴阳光。他们获得了大家的认可、赞扬、祝福。幸福生活从些伴着了王女士。
 
但婚后,形势却逐渐发生了变化。张某完全是变了一个人,脾气变得暴躁,对王女士很不耐烦,动不动就喝斥她,甚至骂她,用最难听的话骂她。王女士总是忍让,觉得可能是自己哪点没做好,或者是生活压力大,才让丈夫这样的。或许等到以后孩子生了,等他当父亲了,就会好起来。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张某对王女士的态度却是变本加厉,已经不是训斥、辱骂了,开始动手打人,使劲打。王女士被打的惨叫声让邻居都听不下去,几次来劝,也无济于事。
 
王女士还是选择了忍,从没报过警,更不能还手,甚至都尽量不告诉自己的娘家人。每次被打了后,她还是硬撑着身心俱伤的自己做家务,给丈夫做饭吃。有几次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给报警了。然而,都懂得,警察来了也就是劝诫几次,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警察走了咱们再继续。
 
后来王女士生下了女儿,这让王女士高兴的是,女儿健康,可爱。有了新生命就有了新希望。原本以为可以靠儿女带来的快乐能让丈夫的转变,能用父爱来感化暴力。谁知,王女士再次失败,丈夫对她的毒打继续升级。
 
王女士担心丈夫对自己的殴打会影响女儿的成长,她数次对丈夫说,求求你,让孩子睡了再打行吗,别让孩子受到刺激,她还小。丈夫丝毫不理会这个,想打还是继续打。这样丈夫的拳头总是引来母亲的惨叫和孩子的哭声。
 
王女士终于灰心了,终于明白,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去改变丈夫,自己什么白天鹅,还是那个丑小鸭,比丑小鸭还丑,还破败不堪、伤痕累累的小鸭。张某已经不满足于殴打王女士了,开始对女儿进行喝斥,甚至动手打女儿。一岁左右的孩子看不懂人间悲欢,但对冷暖善恶却是有感知的。面对狰狞的父亲,女儿就像见到魔鬼一般恐惧。
 
打老婆,打女儿已经满足不了张某的兽性。王女士看见张某抓起女儿要往床上摔,王女士疯狂地拖着残疾的身体去抢女儿护女儿,然而根本不是张某的对手。女儿被摔在了床上。王女士哭着大喊,你把我打死都行啊,你不要去伤害女儿啊。王女士抱着女儿在墙角里哭了很久,这是她哭得最久,最伤心的一次。她觉得自己和女儿迟早要被打死打残疾。
 
可怕的暴力依然在继续,女儿后来又被张某摔了两次。万念俱灰白吴女儿终于提出了离婚。
 
终于,费劲周折,王女士和丈夫离婚了。屋子里再没有哭声和惨叫声,邻居也感觉安宁了。王女士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算平静下来,但还是困难重重。自己和孩子需要治疗,残疾做家务也很多力不从心。让人感动的是,一位邻居阿姨,经常抽时间过来帮她照顾孩子,帮她做饭做菜。
 
然而,王女士和孩子却留下了身心的伤痕,特别是孩子,晚上老是做恶梦;平时只要见着成年男性,就变得特别恐惧。
 
听完王女士讲述的这一切,清幽和志愿者心都碎了,为这位可怜的母亲,为无辜的孩子。清幽搂着一岁多的乐乐,说孩子心灵创伤是需要很长时间来疗愈,需要关爱,需要陪伴。
 
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将会对王女士的女儿乐乐进行长年奶粉资助。王女士说,能喝到奶粉,至少心里踏实好多。但她们家需要帮助的还很多,特别是对乐乐的关爱。在此呼吁社会爱心企业、爱心人士、志愿者能关注一下这个羸弱的家庭,能为她们提供物资、资金、陪伴、工作方面的支持与帮助,若有意提供帮助,请联系北京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应当事人要求,本文中当事人姓名为化名)
 
 
 
 

郑重声明:有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让爱流动”孝义市国奶养育工程,液态奶捐赠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北京联慈健康扶贫基金会官方网站
返回顶部